黄益平:要稳汇率还是人民币国际化?

一方面,我们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在海外建立离岸市场,并支持跨境贸易和投资的人民币结算。另一方面,汇率灵活性又不够,一波动就紧张,然后又采取一系列措施稳汇率,结果和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那些政策产生了抵消。究竟是要稳汇率还是人民币国际化?

2018/11/13

曹远征:中国银行业的“破产”自救之路

中国银行业在2004年技术性破产,后来开始走向市场化,到2012年,中国银行业的体制发生了彻底的变化。资产负债健康了,能够持续发展了。这是中国顶住2008年金融危机的全部原因,否则中国银行业早就垮了。

2018/11/13

吴敬琏:按劳分配在当时是惊天动地的事

在今天看来,按劳分配似乎不是多大的事,但在当时可是惊天动地的。按劳分配首先解决了平均主义——大锅饭守不住了,工资制度也恢复了。1977-1978年间,六次按劳分配讨论会议的举行,突破了“两个凡是”的方针,打破了当时万马齐喑的状态。

2018/11/12

贾康:财政政策如何更加积极

我认为,“积极财政政策”的经济学解释就是:扩张性而着力发挥其功能的财政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首先是带有扩张性的。而除了扩张之外,要特别强调财政政策有它自己不可替代的功能,要把它的功能更着力地发挥好。

2018/10/15

亲历改革

2018年第10期-总第106

40年改革开放的不断突破与创新,缘于亲历者们的智慧与汗水,更缘于他们敢于“捅破”的勇气与决心。

新时代的企业家精神

若以“企业家精神”为视角,改革开放史就是一部约束条件不断转换、创新和创造的40年风云史。
那么,什么是企业家精神呢?企业家精神,究其本质是企业家群体的一种精气神、一种情感状态。在改革开放40周年这一时点,本书以中国企业家群体的情感状态为内容主线,以他们对过往的回眸、感恩和寄望来致敬这40年。与此同时,本书还进一步讨论了一个新议题——新时代下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企业家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