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梓木:我为什么要去亚布力

作者:  2014/3/18 13:21:04  点击量:3377 

我为什么要去亚布力

王梓木  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理事、华泰保险董事长

 

去亚布力,还是不去,我在病床上纠结着。

2月16日,我去万龙滑雪,不慎将左膝前交叉韧带撞断,内侧韧带撕裂。第二天,我在北医三院做了韧带再造手术。专家从我的大腿和小腿骨上各打了一个孔,还从腿上截下一段筋移植到两段骨头中间,用钢板和钢钉索住。

术后,我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脑子里却在快速运转。再过几天,也就是22日,是原定出发去亚布力的日子,每年一度的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年会越来越近了,究竟要不要去参会?来探望的同事和朋友中,许多人都劝我放弃,我太太更是旗帜鲜明。她的理由有二,“一是会上并非缺你不可,二是会给别人添麻烦”。她自己也准备放弃去论坛做嘉宾的安排。可一想到要放弃,我的内心就感到莫名地困惑和纠结。特别是当我看到会议日程表上那么多熟悉的名字,那么多惹人思考的话题,如果真的放弃,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像是丢失了什么。想来想去,最后我还是下决心,去。于是,术后第三天出院,第四天上班,第五天,上路飞亚布力。还好有太太一路相伴,能够照顾我,尽量不给外人添乱。

亚布力年会从2001年开始已经连续举办了13届。2001年我去亚布力观光,看到了“中国企业家论坛第一届年会”的会标,那一年我没有参会。直到第二年,我才加入到这个组织中来。之后我只有一两届没有去,最近连续八年都参加了。我是论坛的首批理事,并担任了首届轮值主席,今年的第八届轮值主席是王石。去亚布力成了我每年固定的重要的活动日程之一。我一向认为,去亚布力要做两件事:一是开会,二是滑雪。如果只开会不滑雪,会哪里都能开,干嘛跑到冰天雪地的亚布力;如果只滑雪不开会,中国近些年来建立了许多大型的滑雪场,条件都很好,路途没有亚布力那么远,也并非一定要去亚布力。

瑞士的达沃斯也是一个滑雪胜地,同时它也是著名的世界达沃斯年会的所在地。各国政府首脑和世界500强的企业领袖会去那里参会。我第一次被滑雪吸引,就是在1995年春节前作为政府官员陪同朱镕基副总理去达沃斯参加会议期间,那是我第一次真切感觉到滑雪的魅力。而我人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滑雪经历,就是2002年在亚布力参加企业家年会时起步的。在教练的带领下,我只滑了一趟初级道,觉得不过瘾,就要求教练带我上了亚布力的6号道,即后来人称的“幸福大道”。在那里,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依靠人的自由落体所带来的那般风驰电掣的强烈刺激。遗憾地是,短暂的“幸福”过后,马上就让我的身体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在很长一段时间越来越快的滑行中,我完全失去了自控,重重地摔倒了,好在没撞到树上,那一次几乎是被抬回去的。从此以后,我每年都坚持去各地滑雪,包括去国外,并注重接受教练的指导,逐渐迷上了滑雪这项运动。有人说高尔夫是“绿色鸦片”,滑雪就是“白色鸦片”,比喻得恰如其分。

这次韧带受伤,又让我回忆起数次受伤的经历。我有三次因腰伤被抬出雪场,还有三次腿伤,第一次是在法国,肌肉拉伤还坚持滑了两天,回国时腿肿得连裤子都穿不进去了。第二次是前年的正月十五在亚布力,右腿跟腱断裂,受伤之后竟然还继续参加了接下来的比赛,回京当晚我就做了缝合手术。滑雪给我留下了累累伤痕,可我依旧兴致不减。雪友们都说,我受伤的几率比别人高,应该认真总结,我也在认真反省滑雪受伤的原因和代价。“适度冒险”是许多企业家的性格,但是对应的受伤代价则属于风险管控,也应该是其具备的一种能力。我曾连续五次获得亚布力企业家论坛滑雪比赛的冠军。这两年连续受伤,就没有机会了。许多雪友和教练劝我从“比赛滑”转入“自由滑”,降低速度,减少风险,我接受并开始“转型”。

滑雪让我着迷,滑雪让我受伤,而这次去亚布力,我明知道自己不能滑雪,还是要去。究竟是什么吸引了我?是“情系亚布力”、“感召亚布力”、“思考亚布力”还是“激荡亚布力”?究竟是什么,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太太也曾反复问我,为什么一定要去亚布力?后来她明白了,不是亚布力需要我,而是我需要亚布力。总的感觉是亚布力有一种“气场”。在亚布力可以见到那么多熟悉的朋友,王石、马云、冯仑、郭广昌、陈东升、田溯宁、刘晓光、任志强、胡祖六、王巍、刘东华等等几十名理事汇聚一堂,畅所欲言,自由平等的交流。例如论坛理事长陈东升,在泰康人寿特“老板”,而在亚布力则特“哥们儿”。本次会议,论坛创始人田源主席多年赴美,海外归来;还有每次那么多的学者,如张维迎、钱颖一、周其仁、陈志武等发出智慧的声音。许多专家学者的原创思维也在论坛的开幕式和闭幕式上发表,吸引到场的每个人屏息倾听,并实时被媒体传播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亚布力不仅是一个雪场,还是一个“学场”,即学习的场所。这种“人聚”和“聚人”的“人场”和思维不断碰撞的“学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亚布力的“场”。这种多年营造的智慧的场,在全国也是不多见的,对我来说,很重要,很珍贵。

开幕式上,张维迎等人的原创思想,就像一道道年夜菜,为每个人所期待。本届年会,除了张维迎“既得利益也可以成为改革者”这道大菜以外,让我更有收获的是吴敬琏教授发表的他的重要理论成果,“构筑竞争性市场体系”,其中“市场是核心,产权是基础,竞争是灵魂”。他尤其强调,“没有竞争的市场,比没有市场更可怕”,“在权力与控制下的竞争,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竞争”,这样的市场,甚至可能成为权利的“寻租场”。

我在“金融新政”的分论坛上借此发挥,近期中国的银行、证券、保险等监管部门出台了许多“新政”,各种方式的理财功能进一步融通,打开门户,拆掉篱笆,就是进一步朝着市场化的方向迈进。其中,制定公平竞争的游戏规则很重要,要求各个资金运用主体的专业化能力,尤其是风险识别与控制能力进一步提高,由此提升各类资金的使用效能和收益水准。

此外,一些亚布力企业家理事的发言同样值得深思。马云提到的电子商务这样一场科技革命对我们的工作和生活的影响,以及前段时间我看到的马明哲关于“传统金融业的竞争对手不是同业,而是现代科技”的说法,都让我越来越意识到,要超越竞争对手,必须对现代科技给予充分的重视和有效的运用。有人说,“传统银行不改变,就会成为21世纪的恐龙”,而在保险业,除了平安,似乎没有人充分意识到这种危机。

IBM大中华区董事长钱大群先生指出,企业要提升自身的竞争力,必须依靠科技和创新。他还提到,去年IBM对全球绩优企业的1700多位CEO做了访谈,最后他们发现,这些人在三件事上特别用心:“一是运用社交媒体鼓励开放沟通,例如通过微信、微博进行互动,以价值体系激励员工;二是深入洞察客户,提供个性化服务,赢得客户;三是开放协作,促进创新”。他还介绍到,去年IBM成立100周年,公司没有搞任何庆典,没有宴会,也没有演出,而是邀请了全球800多位专家、学者为IBM的发展找问题、谏言献策。这种“公司越大,危机感越强”的举动令人钦佩。

这是我第一次到了亚布力而没有滑雪,太太

分享到:

了解详情 >文章推荐

刘晓光:我们应该思考自己的问题

众所周知,爆发于2008年9月以美国雷曼兄弟公司倒闭作为引线的美国金融危机在短期之内迅速蔓延至全球各国,从而引发了1930年后全球影响最大的、破坏力最强的一场金融和经济危机。时至今日,各国尚未从危机的阴霾中走出,在欧洲,希腊、西班牙、...

王石:搜索地图与反盗猎

2013年2月10日,我从波士顿飞往旧金山,参加美国世界自然基金会(WWF.US)董事会,会址选在硅谷的山景镇谷歌总部。世界自然基金总部设在瑞士,在一百多个国家设立了自然基金会和机构,形成了国际环保网络。设在华盛顿的美国基金会是环保网...

宣瑞国 君子固本

【编者按】宣瑞国带着惯常的微笑,手握奖杯,娓娓道来:回想过去十几年的创业经历, 我有很多感慨,我要特别感谢我的两个合伙人匡建平先生和黄志勇先生,正是我们之间的相互信任、不离不弃,使得我们从一个20万元人民币起步的小企业,走到 今天50...

张亚勤:云和大数据

三年前,我首次提出了三大平台之争,这是一场注定要旷日持久的争夺战。如今,三大平台之争也进入了新的阶段。 第一个平台是云。由于云计算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长时间、大范围的部署和持续的更新维护,有足够的资源、实力去构建大...

马云:优秀企业是管理出来

tetracyclintetracyclin pris tetracyclin nordic prime tetracyclin nordic prime “我觉得中国真正有理想领导力是道家文学,儒家思想是我们加强管理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