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与公益

作者:  2014/3/17 15:06:08  点击量:3716 

    企业家与公益,这是个备受社会关注的话题。可企业家与公益之间的关系究竟如何?企业家是否必须投身公益?现状怎样?而面对企业家们五花八门的公益行为,面对陈光标的“发钱”行为,我们的考虑则是,企业家们该如何做公益?
    面对这一问题,在2013年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万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冯仑、大自然保护协会北亚区总干事长张醒生、北京环境交易所总裁、北京绿色金融协会秘书长梅德文在【围炉漫谈F:企业家与公益】中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壹基金秘书长杨鹏主持了这场讨论。
   
    非公募基金的发展速度远远大于公募基金
    杨鹏:企业家与公益的话题比较普遍,今天我们请冯仑先生谈一下。
   
    冯仑:要谈论这个话题,首先我们要了解中国的大环境:第一,目前在国内,民营企业提供了大概80%的就业机会,60%的GDP,50%的税收,同时只占用了30%左右的信贷资源。在这个背景下,它们提供了65%的捐款,也就是说中国公益慈善事业的主体实际上是所有的民间和私人企业。这种情况在前年开始出现。第二,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慈善基金分成两类:一类是公募,一类是私募。公募可以向每一个自然人募款,有点像上市公司,可以到处发股票。私募就是没有上市的公司,不能到处发股票,只能向自己指定的对象募款。目前,我国公募基金有1400多家,非公募基金接近2000家,其中一半以上都是最近5年才成立,由此可见私募基金的发展速度远远大于公募基金。   
所以,到目前为止,我有一个基本的判断,在公益慈善方面:第一,民营企业包括个人做得毫不逊色,已经成为主体,而且发展速度很快。第二,企业家公益意识的形成也大大超出了预期的时间。比如牛根生、曹德旺,他们几乎将自己所有的资产捐给了公益慈善,这方面甚至比美国当年做得还好。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呢?我认为原因有三:第一,在开放的社会下,对于企业治理,特别是企业社会责任在全球范围内都提出了一个更大的要求。也就是说,好的企业治理除了过去传统的董事会、股东会之外,还应该重视企业与社会和利益相关者之间如何保持良好的互动和平衡。
    第二,社会公众和媒体对民营企业发展提出了新的期待和要求。早几年,媒体谈论比较多的话题之一就是,企业赚钱以后不捐钱,或者捐钱太少。这种良性的、善意的、公众的压力和媒体带来的民意的期待,使所有民营企业家意识到,在中国要持续的发展自己的事业,就必须照顾到在经济转型期间所有的利益相关者的直接诉求和关切。
    第三,中国的文化传统也有很大的影响。小时候经历了很多苦难,留下了很深的记忆,当事业有成之后就回报乡里,修路架桥,资助教育。这个文化基因实际上也深刻的影响着目前的民营企业,他们会在发展事业的同时,对自己的乡亲和周边有关的人给予尽可能的关照和照顾。这三个原因,共同促使民营企业不断提升自己的公益意识,改进在公益慈善方面的作为。   

    杨鹏:确实,现在民营企业捐款已经超过所有的对公部门,非公募基金也超过了原有的公募基金会,而且它的资金总量也已经超过了后者。所以说,民营企业在慈善、公益方面的步伐,超过了它在经济方面的步伐。醒生,你也谈谈你对企业家和公益这个现象的理解。
   
    张醒生:冯总提到,在中国民营企业在公益慈善方面已经超过国有企业以及对公部门。对此,我的理解是这样的,事实上,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存在两个经济形态:一是民营企业,一是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家大部分都来自于草根,对社会的草根现象有切身的感受,而大部分国有企业领导人是当官心态,他们与社会现实相对隔得远一点。从这个角度来看,民营企业对社会上的不公,或者社会上需要帮助的方面会更加积极。另外,民营企业家对自己的资产有支配权,而国有企业的领导人只是资产代管人,没有自主的权利,所以即使他们有这样的意识,现实中也无能为力。
    企业家与公益必然是社会未来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方向。今天,在区域经济竞争中,在GDP不能成为绝对的衡量标准之后,很多省份、城市开始寻找新的、增强竞争力的方向。比如公益基金会的数量。从这个角度来看,未来公募基金会越来越多。这是一件好事,但是也给我们的公益事业带来了一个挑战。在人才培养方面,目前除王振耀先生在师大开设的公益研究院之外,中国再也没有其他类似的单位或机构,大学也没有开设培养公益人才的课程。可在美国,大学里开设了专门的关于公益事业、慈善事业管理的课程。所以,在美国公益事业是一个很崇高,而且很专业的行业,不是任何人都能到公益基金会工作,而要经过一系列考核和培训。同时,美国的第三方监督机构也非常强大,而中国无论是公募还是私募,都没有评级机构,没有任何独立的第三方监管机构。这是中国政策上需要弥补的地方。
   
    企业的参与会使中国生态文明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杨鹏:企业家做公益是一个比较普通的现象,放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都不奇怪。比如,比尔•盖茨最近一直在讨论公益治理。因为他发现,按照企业家的眼光进入公益行业之后,最困难的事情是结果的考量,所以他组织了一大帮人开发一套对公益进行考量的办法和软件,让大家将企业的治理模式运用到公益管理中来。用企业高效率的方法追求社会公益的目标,所以说企业家跟公益的关系不仅仅是捐钱,它已经成为企业家日常生活的一个很重要的板块。
   
    梅德文:我是做碳交易市场的,所以从碳市场的角度来谈一谈企业家与绿色公益。去年底,中国130万平方公里的雾霾让政府和民众第一次切身感受到,环境危机、生态危机已无处可藏。从国际上来看,企业家参与环境保护的例子非常多,而且他们还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比如碳交易市场,或者说广义的环境市场绝对不是由政府建立起来的,而是由企业家建立起来的。我们知道,世界上第一个气候交易所是成立于2003年的芝加哥气侯交易所,它由400名自愿减少二氧化碳的企业组成。中国在这方面的状况是,GDP在全世界占10%,但是能耗占20%,碳排放占到全世界的25%,而且我们碳排放的增量占到全世界的45%。发达国家人均GDP达到4、5万美元的时候,才可以实现环境学上排放与收益的平衡,而中国目前人均GDP只有6千美元,因此减排的压力非常大。我们做出的努力是,从今年开始,会有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广东、湖北、深圳7个省市强制减排,也在一大批企业家在自愿减排的基础上,于去年颁布了《中国温室气体自愿检测交易管理办法》。我相信,在一大批企业的参与之下,中国生态文明的建设会有更好的发展。
   
    杨鹏:企业家做公益是一个普遍现象,而不是个别企业家的道德反省。当它作为一个普遍现象出现的时候,特别值得研究它背后的动因。下面可以向嘉宾提问。
   
    以企业家为主的公益基金是最大的推动者
提问1:做慈善,中国历史上稍微富有一点的人都可以。那么在中国特定的社会状况下,想请问冯总,企业家进入社会公益与传统做慈善的思路和手法应该更多的具有什么样的现代性?   

    冯仑:现在的公益与传统的慈善在几个方面的差异非常大:第一,动因不同。传统的慈善更多的是情感诉求和伦理诉求,比如小时候有很苦难的经历,现在有能力了,就回来反哺、报恩,这是情感上做出的选择,而从伦理道德上,自然而然就会变成有能力之后照顾乡里,关照周围的乡亲。但现在,我们做的是公益,公益的动因来于理性,来于服务所有人群的目标。简而言之,起因不一样。
    第二,治理方式不一样。传统慈善更多的是靠个人和亲戚朋友,靠经验,而现代公益更多的是通过专业人才来进行透明的治理。比如周边遭遇了天灾,我们捐钱,这件事一次性过了,不连续,也不考核,但公益组织的基金会有严格的考核,在透明度、资金监管及运用方面都有非常清晰的治理和要求。
    第三,效率完全不一样。现代公益组织由于治理比较透明、有效,它就可以大规模复制,跟企业一样,也能够使用更多的专业人才。现在,国内的公益组织主要由企业家参与成立,也正因为企业家有组织的能力、治理的能力,公益组织的效率才能得到提高。简而言之,治理的不同带来了效率的不同。从治理效率来看,以企业家为主的公益基金是未来中国公益慈善最主要的群体,也是最大的推动者,也是最值得期待的未来中国慈善和公益发展的新方式。
   
    张醒生:既然是谈公益事业,我觉得应该呼吁政府采购。大家知道,美国政府有很大一笔资金用于对国内公共事物的援助和资助,但它们不是自己去做,而是从公益组织购买服务。其实,中国政府是世界上最有钱的政府,但它们从中国NGO组织购买的服务现在是微乎其微。所以,如果政府能够放开,让我们有能力、有资格的NGO组织为政府提供社会服务,那么中国的NGO事业就会得到很大的发展。  

    提问2:张总现在管理老牛基金,我想请问下,老牛基金现在具体做的是哪方面的公益?
   
    张醒生:老牛将自己的所有股票捐出来成立了老牛基金会。经过3年多的运作,老牛基金基本上确定了三个资助方向:第一,生态环保。老牛来自内蒙古大草原,他看到那里的生态环境被严重破坏后非常痛心,于是开始在内蒙古做荒原恢复项目。到目前为止,<

分享到:

了解详情 >文章推荐

刘晓光:我们应该思考自己的问题

众所周知,爆发于2008年9月以美国雷曼兄弟公司倒闭作为引线的美国金融危机在短期之内迅速蔓延至全球各国,从而引发了1930年后全球影响最大的、破坏力最强的一场金融和经济危机。时至今日,各国尚未从危机的阴霾中走出,在欧洲,希腊、西班牙、...

王石:搜索地图与反盗猎

2013年2月10日,我从波士顿飞往旧金山,参加美国世界自然基金会(WWF.US)董事会,会址选在硅谷的山景镇谷歌总部。世界自然基金总部设在瑞士,在一百多个国家设立了自然基金会和机构,形成了国际环保网络。设在华盛顿的美国基金会是环保网...

宣瑞国 君子固本

【编者按】宣瑞国带着惯常的微笑,手握奖杯,娓娓道来:回想过去十几年的创业经历, 我有很多感慨,我要特别感谢我的两个合伙人匡建平先生和黄志勇先生,正是我们之间的相互信任、不离不弃,使得我们从一个20万元人民币起步的小企业,走到 今天50...

张亚勤:云和大数据

三年前,我首次提出了三大平台之争,这是一场注定要旷日持久的争夺战。如今,三大平台之争也进入了新的阶段。 第一个平台是云。由于云计算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长时间、大范围的部署和持续的更新维护,有足够的资源、实力去构建大...

马云:优秀企业是管理出来

“我觉得中国真正有理想领导力是道家文学,儒家思想是我们加强管理最好的东西,佛家思想是让你学会做人,因为领导力很强、管理能力很强的人身上一定有毒, 有毒需要佛家思想的空把它化了。”在马云眼中,中国真正有理想领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