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仁:界定分享经济的产权

作者:  2017/7/4 15:46:56  点击量:175 

分享经济带来很多研究的新问题,其中一个问题可能跟财产权有关系。为了把这个问题讨论清楚,我们需要引进一些概念。因为财产的权利安排,跟资源竞争性有关系。

要从两个维度来讨论分享经济的产权问题,第一个,私产和公产。一些资源是属于个人的,属于家庭的,属于某个团体的;还有一些资源的产权有排他性,在一个村庄排他,或者国家排他,或者全球排他,这是公共财产。

还有另外一个概念,从法律角度不排他,如一些物品是共用品,大家一起使用,一起使用不影响它的价值就是共用品。

从法律上把非共用品和共用品放在一起有四个象限:

第一类,法律上和技术上都排他的物品。比如说我的手机别人不能用,我不用的时候别人也不能用,因为有大量的私人信息在里头。

第二类,法律上排他,技术上有可能不排他。比如,我的车,我不开车时,车是空着的,别人在技术上是可以用的,这就有共享的可能性。

第三类,法律上不排他,技术上排他。比如,北京大学的校园。北京大学是公办大学,按道理说中国人都可以看,但是校园有一个容量,如果游客、家长带孩子进去参观,学校的教学、研究秩序就没有办法保证。公办大学门口设立一些障碍,如果想去的人太多,查证会延长,用这种方式来减缓大学校园的拥堵、拥挤。北京大学限定参观人数,属于技术上排他,有空间容纳的问题,过了临界点就不能进入校区参观。

第四个,法律与技术都不排他。比如,维基百科,编一部百科大辞典要花多少钱?现在只要能上网都可以查。国内的百度百科,无数人贡献,不断往里加内容,所有人都可以分享,法律与技术都不排他。

我们讨论分享经济财产权问题的时候要做区分,有两类排他性。一个基于历史、文化、传统的原因,法律上规定是谁的,但对其它人不具有排他性。还有一类讨论这个物品本身使用和消费上是否排他。

如果用这个四维空间来讨论,跟分享经济有关的有两个重点。

第一个重点,第一象限的物品由于技术的变革变成第二象限。这是分享经济的特点。比如这部车,没有车钥匙不能开,法律上是我买的车的一个所有权证。以前的情况是,别人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不开车,我不开却把它闲着,原因是想开的时候可以很方便。出现了可以转化物品象限的信息技术后,这个技术知道我的车什么时候不开,谁需要。同时,依赖技术形成一个信用系统,别人用这个车跟我一样在乎它,等到我会议结束后我的车依然能回到这里。利用这样的不排他性来进行交换,是所有分享经济的重点。

当然,如何从第一象限转向第二象限,是分享经济讨论得非常热烈的事情。比如,梳头发的梳子是可以共用的,我不用别人可以用,但这个价值太小了,不如每个人都买一把。

第二个重点,很多法律和技术上本来不排他的东西,其实技术上是排他的。比如交通拥堵的问题,无论是滴滴、摩拜,过了一个临界点就变成了一个城市问题。如果共享太便宜、太方便,共享汽车会增加,自行车会增加,到一定临界点后,不排他的公共道路就会变成第三象限的东西。很多公共政策的辩论焦点就遇到这个问题。

从逻辑上可以说,如果有共享的汽车就不需要买这么多车,这个逻辑需要经验的检验。北京大学属于全国人民,谁都可以来看,这个道理没有错,但是谁都来看的话就谁也看不成。

对原来法律不排他的事情建立一些排他性的措施,比如,对参观北京大学设置一些障碍,增加一些麻烦;城市交通是公共的,但规定道路什么时候可以走,什么时候不可以走,都是将物品从第四象限往第三象限推。

分享经济的难点是什么?共享资源被从第四象限往第三象限推,这就是公共政策讨论时面临的困难。一些原来法律和技术都不排他的东西变成法律不排他、技术上排他。比如摩拜单车,到了一定程度,就开始规范它停在什么地方,低于多少步不能骑它。

现在大量讨论第四象限变成第三象限的物品,也有很多令人称赞的东西。但是这类物品发展太快,就会遇到瓶颈,遇到临界点,原来不排他现在非排他不可。这两个变动放在一起研究分享经济,这是重点和难点所在。

 

分享到:

了解详情 >文章推荐

刘晓光:我们应该思考自己的问题

众所周知,爆发于2008年9月以美国雷曼兄弟公司倒闭作为引线的美国金融危机在短期之内迅速蔓延至全球各国,从而引发了1930年后全球影响最大的、破坏力最强的一场金融和经济危机。时至今日,各国尚未从危机的阴霾中走出,在欧洲,希腊、西班牙、...

王石:搜索地图与反盗猎

2013年2月10日,我从波士顿飞往旧金山,参加美国世界自然基金会(WWF.US)董事会,会址选在硅谷的山景镇谷歌总部。世界自然基金总部设在瑞士,在一百多个国家设立了自然基金会和机构,形成了国际环保网络。设在华盛顿的美国基金会是环保网...

宣瑞国 君子固本

【编者按】宣瑞国带着惯常的微笑,手握奖杯,娓娓道来:回想过去十几年的创业经历, 我有很多感慨,我要特别感谢我的两个合伙人匡建平先生和黄志勇先生,正是我们之间的相互信任、不离不弃,使得我们从一个20万元人民币起步的小企业,走到 今天50...

张亚勤:云和大数据

三年前,我首次提出了三大平台之争,这是一场注定要旷日持久的争夺战。如今,三大平台之争也进入了新的阶段。 第一个平台是云。由于云计算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长时间、大范围的部署和持续的更新维护,有足够的资源、实力去构建大...

马云:优秀企业是管理出来

“我觉得中国真正有理想领导力是道家文学,儒家思想是我们加强管理最好的东西,佛家思想是让你学会做人,因为领导力很强、管理能力很强的人身上一定有毒, 有毒需要佛家思想的空把它化了。”在马云眼中,中国真正有理想领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