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教育之本

作者:  2017/7/4 15:24:00  点击量:270 

“创业不能忘本”,所谓的“本”是什么概念?就是每项业务背后的客户需求和商业路径。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明白是为了什么,在此基础上再去选择我们的模式。

以教育为例,教育最重要的目的是把学生培养成一个真正健康的、人格独立完整的、知识到位的人才。家长最需要什么?就是他们的孩子能够健康成长。在中国,成长的概念就体现在孩子的成绩必须好。中国把所有青年人的成长狭隘地看成一个概念,就是“成绩好了一切都好”。虽然我们知道这个概念有问题,但在当下,无论是从教育体系,还是从家长角度来说,都无法纠正它。除此之外,其实家长还有另外一个潜在的需求,就是孩子不只成绩好,还要人格完整、身心健康。

我们可以把这些需求分成两个层次:一个是成绩的需求,一个是孩子真正成长的需求。目前中国所有的培训机构,都只满足了成绩的需求,就是“我让你的孩子成绩好,他的身心健康跟我没关系,考试成绩好就行了”。这种观念导致很多培训机构对孩子狭隘、极端地要求成绩。

如果回到“本”上,那些能够帮助孩子健康成长的东西,毫无疑问就是最优质的教育资源和教育内容。优质的教育资源就包括最优秀的老师,所以凡是不符合这个需求点的,即使能够打中其他痛点,最终都不会管用。前几年在教育领域出现了几百家O2O教育公司,现在几乎一家都没有了,就是因为它们仅仅搭建了一个平台,对于老师素质如何他们并不在乎,老师是不是高质量、能不能带来优质的教学,根本没人管。

只要跟教育相关,就必须提供最顶级的教育资源,至于教育资源是通过线上还是线下传播都无所谓。罗辑思维的“得到”中人们付费最多的内容有两个,一个是一天分享一本书,用十几分钟来阐述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和观点,这样用户就不用自己去读了;另一个是最顶级教授的课程,最典型的就是北大薛兆丰的课程,从今年3月上线到现在已有15万人购买,我就是其中之一。每人199元,15万人一共就是3000万元。

实际上,在优质的教育资源上老百姓从来都不怕花钱。况且像薛兆丰这样的经济学家课程还不是刚性需求,中小学生的学习才是真正的刚性需求,这样你就明白这里面的空间有多大了。为什么有些家长不管新东方提供什么样的教学场所、有没有互联网,都想把孩子送过来?因为他们希望孩子在这里能够完成两个目标:一是提高学习成绩,二是在学习中找到快乐。不论是互联网还是人工智能,都能应用到新东方教育体系之中。但这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最本质的核心仍然是在教学中是否融合了以上的两大需求,即学生成绩的提高以及身心健康和人格成长的需求。我对新东方的老师说,新东方是在满足家长功利成长的需求,同时我们还要做些对孩子成长有利的非功利的事情。所以,我对新东方的2万多名老师提出要求,我们在帮助孩子成绩成长的同时,必须确保孩子的个性和人格能够得到提升。

其实不论是大数据、互联网、云计算,还是AR、VR、AI,都能应用在教育行业。但归根结底最重要的,还是想通过这些工具达到何种目的。回到教育上来说,只要坚持以高质量的教学内容为核心,如何布局自己的教学体系就相对简单了。如何把传统教室与智能相结合,如何利用算法智能化来分配教学资源,如何利用最好的AI、VR技术使教学立体化,以及如何把老师的优势和智能优势结合起来,对我们来说就不难做了,因为我们的核心是为所有优质的教育服务。

至于机器人能否取代老师,我认为在未来不到十年内,老师70%的教学内容都会被机器取代。新东方已经开始了这样的实验,即教室里面没有老师上课,所有真正对学生重要的知识点,经过各种设计后,可以通过机器人用非常幽默的方式向学生传授,学生也很愿意听机器人上课。但是如果教室里没有人类老师,这种教学依然是不完整的,因为人能够提供机器人知识点教学以外的关于知识融合、创造性思维以及批判性思维等内容的教学。因此,未来的教学课堂是机器教学、智能教学,同时也是人类教师情感和创新能力的发挥,从而真正培养学生完善的人格。

在我看来未来教育的关键在于,把真正健康的、人品人格上的、从情感上到心理上的教育和知识教育结合起来,同时把知识教育让渡给人工智能,我们要把教育让渡给真正能够称之为老师的老师。

 

分享到:

了解详情 >文章推荐

刘晓光:我们应该思考自己的问题

众所周知,爆发于2008年9月以美国雷曼兄弟公司倒闭作为引线的美国金融危机在短期之内迅速蔓延至全球各国,从而引发了1930年后全球影响最大的、破坏力最强的一场金融和经济危机。时至今日,各国尚未从危机的阴霾中走出,在欧洲,希腊、西班牙、...

王石:搜索地图与反盗猎

2013年2月10日,我从波士顿飞往旧金山,参加美国世界自然基金会(WWF.US)董事会,会址选在硅谷的山景镇谷歌总部。世界自然基金总部设在瑞士,在一百多个国家设立了自然基金会和机构,形成了国际环保网络。设在华盛顿的美国基金会是环保网...

宣瑞国 君子固本

【编者按】宣瑞国带着惯常的微笑,手握奖杯,娓娓道来:回想过去十几年的创业经历, 我有很多感慨,我要特别感谢我的两个合伙人匡建平先生和黄志勇先生,正是我们之间的相互信任、不离不弃,使得我们从一个20万元人民币起步的小企业,走到 今天50...

张亚勤:云和大数据

三年前,我首次提出了三大平台之争,这是一场注定要旷日持久的争夺战。如今,三大平台之争也进入了新的阶段。 第一个平台是云。由于云计算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长时间、大范围的部署和持续的更新维护,有足够的资源、实力去构建大...

马云:优秀企业是管理出来

“我觉得中国真正有理想领导力是道家文学,儒家思想是我们加强管理最好的东西,佛家思想是让你学会做人,因为领导力很强、管理能力很强的人身上一定有毒, 有毒需要佛家思想的空把它化了。”在马云眼中,中国真正有理想领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