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场景就是战场

作者:  2017/7/4 15:23:04  点击量:633 

场景最关键

对于大数据,马云与李彦宏的看法有所不同。马云认为,数据很重要,数据是原料,没有数据什么都不行。李彦宏认为,数据不重要,创新和技术才更为关键。他举例说,在工业时代,煤像数据一样是原料,但煤的重要性肯定不如蒸汽机。他们的观点听起来都很有道理。事实上,李彦宏谈的是从0到1,这一阶段需要由创新技术驱动;而马云讲的是从1到N,这个过程则需要持续不断的数据驱动。他们谈的只是不同阶段而已。

但我想强调的是另外一个观点——在未来互联网的发展中,更重要的一个要素是“场景”,或者我们所谓的“战场”,更通俗地说,就是“市场”。场景是最关键的。有了应用场景,有了市场,数据自然会产生,同时会驱动技术发展,人才也会随之而来。从不可复制性的角度来说,计算能力和大数据都是可复制的,但是市场和人才是不可复制的,我认为这是一个核心点。

今天BAT三家分别在社交、电商和搜索领域有各自的主战场和场景;滴滴、摩拜有交通出行的场景;微信、支付宝有支付场景;新美大、58有日常生活场景。有了这些“战场”,在未来的人工智能时代,我们就可以借助新技术把握先机,否则空有技术和数据是远远不够的。没有市场,服务和产品提供给谁?又通过什么渠道给用户?所以最关键的要素还是场景。

 

数字经济下的“3+1”

2015年总理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互联网+”,去年提到了“分享经济”,今年又提到“数字经济”。这三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呢?其实是一脉相承的关系。事实上,我们现在谈论的“数字经济”,是“互联网+”产生的结果。“互联网+”是重要手段,数字经济仍然离不开“互联网+”。

我们总结了数字经济的三个特点。

第一,实体经济的“实”。实体经济正在进行全面数字化转型,深入到每一个角落。在这个过程中,腾讯的定位非常清楚,就是要做连接器,做基础设施。我们只做配角,主角是各行各业的传统企业,我们为他们提供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方面的技术能力。

第二,创新的“新”。在数字经济时代,每一个垂直领域都蕴藏着大量创新机会。我举三个案例。第一个案例是一家贵州的企业——“货车帮”,它在全国360多个城市开通服务,将全国货车和货物的情况精准对接起来,极大地降低了空载率。此外,这家公司还为司机提供金融服务。第二个案例是房产中介链家,这是一个很传统的行业。但当面对互联网的压力,它敢于突破和跨界,积极地向线上转型,现在已经成为线上线下结合的房产服务业的龙头老大。第三个案例是蔚来汽车,有人说它是中国版的特斯拉。它很巧妙,先做电动跑车、赛车,在全球各大主要赛道上打破了多项记录,拿了很多第一名,证明了自己在电动车领域的研发能力,然后把无人驾驶、音乐、云以及线下服务结合起来。未来,工业制造和农业也会迈向数字化、互联网化、信息化,各行各业都在全面拥抱数字经济。

第三,连通的“通”。中国企业正在走向海外,尤其现在多了一条“数字丝绸之路”。过去国外企业诟病中国企业没有版权,但最近几年来中国版权得到非常大的保护和发展,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中国的影视、手机游戏、音乐、文学、动漫这五个与内容相关的文化产业正蓬勃发展,走向海外。中国的数字文化产品就是“新丝绸”,中国应抓住当前的大好机会,积极地“走出去”,与国外的知识产权企业合作,布局全球的数字文化产业。目前,腾讯云在海外的业务也正快速成长。我们在多伦多、香港、新加坡、美国硅谷已经有海外数据节点,法兰克福也正在搭建中,今年全球节点将不少于29个,这些海外数据节点可以为“走出去”的中国企业提供服务。

此外,云化程度将是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工业时代,衡量一个地方经济发展的指标是用电量、耗电量;数字经济时代将通过计算云的数量来衡量发展程度。云的使用量到底如何表达?我们目前还没有答案,可以是计算能力CPU、GPU的内核,也可以是带宽,还可以是存储。它们是一个综合概念,我们目前还没有找到一个具体的衡量单位,但是我相信,未来“用云量”会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数字经济发展指标。

 

分享到:

了解详情 >文章推荐

刘晓光:我们应该思考自己的问题

众所周知,爆发于2008年9月以美国雷曼兄弟公司倒闭作为引线的美国金融危机在短期之内迅速蔓延至全球各国,从而引发了1930年后全球影响最大的、破坏力最强的一场金融和经济危机。时至今日,各国尚未从危机的阴霾中走出,在欧洲,希腊、西班牙、...

王石:搜索地图与反盗猎

2013年2月10日,我从波士顿飞往旧金山,参加美国世界自然基金会(WWF.US)董事会,会址选在硅谷的山景镇谷歌总部。世界自然基金总部设在瑞士,在一百多个国家设立了自然基金会和机构,形成了国际环保网络。设在华盛顿的美国基金会是环保网...

宣瑞国 君子固本

【编者按】宣瑞国带着惯常的微笑,手握奖杯,娓娓道来:回想过去十几年的创业经历, 我有很多感慨,我要特别感谢我的两个合伙人匡建平先生和黄志勇先生,正是我们之间的相互信任、不离不弃,使得我们从一个20万元人民币起步的小企业,走到 今天50...

张亚勤:云和大数据

三年前,我首次提出了三大平台之争,这是一场注定要旷日持久的争夺战。如今,三大平台之争也进入了新的阶段。 第一个平台是云。由于云计算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长时间、大范围的部署和持续的更新维护,有足够的资源、实力去构建大...

马云:优秀企业是管理出来

tetracyclintetracyclin pris tetracyclin nordic prime tetracyclin nordic prime “我觉得中国真正有理想领导力是道家文学,儒家思想是我们加强管理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