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其仁:用数字技术解决经济难题

作者:  2017/5/26 15:26:43  点击量:494 

周其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在自然界,没有现成的数字,也没有现成的数学,更没有现成的数字化技术。天上没有,树上不结,地上不长,挖地三尺可能挖出矿,但挖不出个数字来。数字、数学、数字化技术,是人的创造,是人基于发现的发明。

数字能够解决人类的问题

人为什么要去搞数字呢?有两种解释:一种解释指向好奇。人类总是对自然界充满好奇,自然界的各种属性中,有一种就是数字的属性。还有一种解释指向有用。无论是发明阿拉伯数字,还是运用这些数字来计数、做演算,一直到今天极其复杂的数字化生存,都是因为数字能够解决人类的问题。

解决问题,就会动员人类花更多资源往数字这个方向走。有人说,数数怎么会对解决经济问题有帮助呢?远古时期,如果你一天采了10个果子,而我采了4个,那我是不是说,应该再努力一把?所以任何东西的测度,有个数放在那儿,人的行为就会有一些变化。

最近,北京大学在云南弥渡县有一个精准扶贫的对象。大理为了推进精准扶贫,引进了号称“穷人银行”的孟加拉格莱珉银行,那里的年轻学生讲的故事,很有启发性。

格莱珉银行贷款有个原则,穷人借钱,即便是很小的钱,比如3000块、5000块、1万块,都得从借的第一周开始还。大家刚开始觉得不好理解:他没钱才要借,他借钱买一只猪崽儿养大,总得几个月,怎么可以从第一个礼拜就要还钱呢?后来听一线工作的人说,还真的有效果。银行这样的还款要求,是希望帮助穷人组织他的生活,不该花的钱别花了,能挣的小钱去挣,只要每个礼拜带着还50、100、200块钱的预期,一年就能养出好几头猪来。享受这种贷款的贫困户脱贫的速度,也就变快了。这是一个比较早期的经验。

再来看一个复杂的经验,全国现在有600多个地级城市,很多市长都不知道下面这组数据:美国纽约市有个最厉害的区叫曼哈顿区,一共68平方公里,每平方公里每年产生的GDP是16亿美元。我相信如果中国600多位市长知道这个数后,至少可以重新想想,城市到底在忙什么,是不是还需要这么摊大饼式地建设。

所以,记数对人的行为有影响,不光是数字技术间接改变行为,它可以直接改变生产过程。

有年夏天,我们学院组织了一个看美国创新的考察团,在波士顿附近看了一家开发太阳能的公司叫1366,1366就是每平方米接受太阳光的能量。电发明已经200年了,但现在全球7个人当中还有一个人用不上电,全球用不上点的总人数高达10亿。

所以,他们立志让电更便宜,怎么做呢?把太阳能转化为电要用硅片,做硅片的传统技术是先做硅块,然后切片,但这一切,就要废掉一半硅块。现在他们用的是数字技术,一次成型就成了薄片,不产生任何废料。光靠这项技术改进,太阳能发电的成本就接近传统电力发电成本。这种数字技术已经进到了生产过程。

这些故事不能不引起我们的关注——看起来抽象的数和数之间的演算、算法,对于我们利用资源、满足需要,有着重大的意义。

数字经济可以解决产品品质问题

人类经济活动,越早越是靠自然改变,越往现代走,越靠人的想法、抽象概念来推动。中国经济已经往非常现代的方向走,而数字这些东西,不是自然界给我们的,需要通过人的努力把它开发出来。

现在中国有个好现象,对任何新东西都非常敏感、非常感兴趣,舆论、媒体反应非常快,新概念铺天盖地,中国再也不是对新东西直摇头的国家了。但缺点也有,就是这些概念到底在多大程度上,可以真正落地。

毕竟,中国这个国家太大了。今天在中国讲数字经济不仅仅是讲未来的潮流,而是这个潮流要真正在中国落地,就要更广泛地动员各种力量,运用数字技术来解决问题。“互联网+”是技术,数字经济是结果,解决了问题,经济才能再上一个台阶,而问题是各式各样。

数字经济是可以解决许多问题的。比如品质问题。为什么很多人要跑到日本去买马桶盖?因为我国制造业品质不行。可是深入研究这个问题,我们就会发现问题并不容易解决:我们常年的低价竞争形成了环境,想提高品质,如果无法控制成本,最终销售价格就会比别人贵。我们的市场,很大程度上还是对价格敏感的市场。既要满足价格低,又要提高品质,在这一点上,我们很多传统产业不是不想干,是难以做到。

怎么突破,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我访问过小米,小米经验对我有启发。小米就强调一条:性价比,质量要好,价格还不能贵,否则在中国市场打不开局面。那么成本怎么降?用数字技术降下来,把生产流程改合理,把销售流程简化,不该花的钱全省了,最后聚焦到品质上。中国打品质这一战,有希望。

第二个故事,中国有大量的中小企业,怎么让这些企业跟上来?这也是中国经济的一个问题,数字技术能帮助解决这个问题。

腾讯有一个开放平台,叫再造一个腾讯。腾讯提供技术支持,支持小型企业来创业,现在这个平台上的小企业的总估值,已经等于腾讯自己了。

现在很多企业在走这条路。联想控股还有他的联想之星,都在用经验、信用去帮助小企业完成这个转变。怎么做?信息技术可以用这些力量带动企业一起转型。

另外金融界还有一个老大难问题,就是小微企业融资难。小微企业没有信用之前,融资就是很难。现在看来,中国制造业、中国数字经济走在前面的企业,如果都用腾讯这种开放平台,带动几百个、千个中小企业一起发展、转型,那这个问题的解决,就会有很大的希望。

用数字技术解决人家的问题

中国经济要解决的问题非常多,我们最近调查的一个方向也是“怎么用数字技术解决问题?”无论大问题、小问题,发达地区的问题还是贫困山区的问题,要把这个作为我们数字经济的一个口号,以解决问题为目的,不能只是嘴里说概念,而是要把我们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交流方式真正落到以人的发现、发明为基础的数字技术基础上来。

当然,解决问题既要解决别人的问题,更要解决自己的问题。从市场经济的角度看,哪个是重点呢?我讲一个不成熟的意见:用数字技术解决别人的问题是重点。

你要解决自己的问题,要花钱,要说服自己的员工接受,很难。你用一个技术帮别人解决问题、去挣钱,如果能挣到钱就说明,你真能帮助别人解决问题。所以,在用数字技术解决问题的时候,重点恐怕是用这个技术解决别人的问题,大家互相解决,你的问题让别人给你解决,你去解决别人的问题。这样,可能会让我们用数字化技术解决问题走得快一点。

所以,我对数字技术的感受中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要在我们这么一个层次极其不同、差异极其巨大的国民经济当中,更广泛地运用数字化技术,去解决我们的经济问题,重点是帮别人解决问题,用这些行动让中国经济再上一个新台阶。

分享到:

了解详情 >文章推荐

刘晓光:我们应该思考自己的问题

众所周知,爆发于2008年9月以美国雷曼兄弟公司倒闭作为引线的美国金融危机在短期之内迅速蔓延至全球各国,从而引发了1930年后全球影响最大的、破坏力最强的一场金融和经济危机。时至今日,各国尚未从危机的阴霾中走出,在欧洲,希腊、西班牙、...

王石:搜索地图与反盗猎

2013年2月10日,我从波士顿飞往旧金山,参加美国世界自然基金会(WWF.US)董事会,会址选在硅谷的山景镇谷歌总部。世界自然基金总部设在瑞士,在一百多个国家设立了自然基金会和机构,形成了国际环保网络。设在华盛顿的美国基金会是环保网...

宣瑞国 君子固本

【编者按】宣瑞国带着惯常的微笑,手握奖杯,娓娓道来:回想过去十几年的创业经历, 我有很多感慨,我要特别感谢我的两个合伙人匡建平先生和黄志勇先生,正是我们之间的相互信任、不离不弃,使得我们从一个20万元人民币起步的小企业,走到 今天50...

张亚勤:云和大数据

三年前,我首次提出了三大平台之争,这是一场注定要旷日持久的争夺战。如今,三大平台之争也进入了新的阶段。 第一个平台是云。由于云计算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长时间、大范围的部署和持续的更新维护,有足够的资源、实力去构建大...

马云:优秀企业是管理出来

tetracyclintetracyclin pris tetracyclin nordic prime tetracyclin nordic prime “我觉得中国真正有理想领导力是道家文学,儒家思想是我们加强管理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