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振华:理性看待“走出去”

作者:  2017/3/8 17:41:09  点击量:147 

海外投资持续上升

关于民营企业的海外投资,甚至民营企业的移民,不再是一个新话题,但仍然是一个敏感话题,所以,我想在这个敏感话题上做一些讨论和分析。

2015年民营企业海外投资的占比越来越大,已经超过了60%,民营企业海外并购占比超过了70%。虽然2016年的统计数字还没有出来,但预计占比还会有所提升。

从分析来看,这是历史发展的自然规律,也是企业家的真实需求。首先,民营企业海外投资顺应了大国崛起的发展潮流。研究过经济学的人都知道,主要的西方国家和发达国家他们的发展经历了四个阶段:劳务输出、商品输出、资本输出和文化品牌输出。

早期是以劳务输出为主,比如奴隶贸易,进一步发展才是商品输出。商品输出也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以技术优势开始,早先的资本主义国家取得了技术上的突破,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向世界其他国家倾销商品。到了第二阶段,那些技术上没有突破,但是有劳动力成本优势的国家,在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完成资本输出后,也开始资本输出。中国所经历的商品输出阶段,其实是主要西方国家资本输出的结果。资本输出到了一定的阶段,便是文化和品牌的输出,当然文化和品牌输出需要有很大的技术支持。

如今,中国刚好处于资本输出阶段。值得注意的是,2008年以后在全球金融危机背景下,中国发生了3个历史性变化:一是2009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二是2013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贸易国;三是 2014年中国成为资本的净输出国。这些变化反映了在全球经济低迷的情况下,中国的经济增长更加引人关注。过去,中国的GDP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出口,但是随着中国贸易增速的下降,出口贡献率进入了负数时代,此时中国却成为了世界第一大贸易国。这反映出全球国际贸易的总量在下降,也就是说,全球不同国家的海外需求水平在下降,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现象。

中国资本输出走的道路并不平坦,国际环境也不是一帆风顺。主要发达国家过去依赖自己的技术优势、资本优势,极力推行全球化,现在开始反全球化,全球贸易缩水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出现的。另外,世界范围内FDI(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外商直接投资)显著下降。联合国《全球投资趋势检测报告》指出,2016年全球FDI为1.52万亿美元,较2015年下降了13%,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标志。中国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进入了资本输出阶段。2014年中国ODI(overseas direct investment,对外直接投资)首次超过FDI,成为资本净输出国。海外投资遍布全球188个国家和地区,存量累计超过一万亿美元。

全球贸易塑造了大英帝国的全球经济版图,也支撑了美国经济的强势崛起。资本输出则让日本保持了强大的经济实力。1990年代日本经历“广场协议”和日元升值后,企业大幅进行海外投资。截至2015年底,日本政府、企业与个人投资者拥有的对外净资产余额约339.26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0.3万亿元)。日本蝉联20多年成为对外净资产最大国家。

所以,中国海外投资的发展也是中国走向经济大国和强国的必由之路。那么如何实现这个必由之路?仅仅靠国家投资是不行的,国家当然要领军,站在中国走出去的前列,另外,民营企业也非常重要。民营企业海外投资上升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的。

 

“走出去”的客观需求

民营企业大量“走出去”也是当前民营企业发展的客观需求。首先,当前中国经济处于增速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时期,国内投资回报率下降、投资机会不足。其次,2008年以后货币超发催生的资产泡沫,加剧了国内投资风险。货币超发和资产泡沫带来的财富效应,也有通过资产转移加以固化的需求。第三,金融资源配置集中在国有企业,挤占了民营企业生存空间。统计显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七成债务融资投向国有企业。在债券发行方面这一失衡更为显著,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债券融资规模之比大致为3:1。金融资源配置的扭曲,不仅挤压了民营企业生存空间,也加剧了金融系统运行风险。近年来,一些地方理直气壮剥夺民营企业财产,让部分民营企业家人身和财产安全遇到了挑战,出于环境、成本和安全等方面考虑,以及追求子女更好的教育和医疗条件,部分民营企业选择“走出去”进行投资,甚至移民。

近年英国脱欧、特朗普上台等“黑天鹅”事件的涌现,凸显了逆全球化趋势有所抬头,这种新开放格局也迫使中国民营企业勇敢地“走出去”。特别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中美之间可能引发较为激烈的贸易战、金融战。特朗普作为商人所具有的强烈的胜负观,可能使他具有一些“新冷战”思维,并由此引发中美之间全面的政治和军事对抗。民营企业“走出去”是应对未来贸易战的有效手段之一;也是“新冷战”隐患下对政府主导的资本输出模式所作的必要调整。

我国正迎来一个资本输出的窗口期。第一,民营企业“走出去”,可以抓住当前全球资产估值偏低的契机,加大全球产业链布局力度,可以寻找到新的投资机遇。第二,民营企业“走出去”可以更好地发挥民营企业投资灵活、多元、高效的优势,让对外投资可持续,并在海外深深地扎根。第三,鼓励成熟的民营企业和老一辈的民营企业家“走出去”,还可以为年轻企业家提供本土成长的空间,从而在国内形成一个完整的企业家梯队,促进国内市场经济的良性竞争,以及企业家队伍的代际更替。

不要过于担心短期内资本外流对国内经济的冲击,更应该看到海外华人华侨资本的特殊贡献。辛亥革命时期,华人华侨大力支持和宣传革命;抗战时期,华人华侨大量捐资支持抗日,甚至参军和组织抗日救亡队伍。即便是冷战时期,华人华侨也给予了祖国技术、资金、信息等方面的支持。改革开放以后,华人华侨更是我国外商投资的重要来源。统计显示,1979-1997年间,海外华人华侨资本占外商投资的60%以上。今天“走出去”的中国民营企业家,也必将以各种形式反哺国家和民族。

我们要以开放的胸襟吸纳外商投资,也要以开阔的胸怀看待民营企业“走出去”甚至部分企业家的移民。我们要为民营企业“走出去”营造更加宽松的制度和舆论环境。

分享到:

了解详情 >文章推荐

刘晓光:我们应该思考自己的问题

众所周知,爆发于2008年9月以美国雷曼兄弟公司倒闭作为引线的美国金融危机在短期之内迅速蔓延至全球各国,从而引发了1930年后全球影响最大的、破坏力最强的一场金融和经济危机。时至今日,各国尚未从危机的阴霾中走出,在欧洲,希腊、西班牙、...

王石:搜索地图与反盗猎

2013年2月10日,我从波士顿飞往旧金山,参加美国世界自然基金会(WWF.US)董事会,会址选在硅谷的山景镇谷歌总部。世界自然基金总部设在瑞士,在一百多个国家设立了自然基金会和机构,形成了国际环保网络。设在华盛顿的美国基金会是环保网...

宣瑞国 君子固本

【编者按】宣瑞国带着惯常的微笑,手握奖杯,娓娓道来:回想过去十几年的创业经历, 我有很多感慨,我要特别感谢我的两个合伙人匡建平先生和黄志勇先生,正是我们之间的相互信任、不离不弃,使得我们从一个20万元人民币起步的小企业,走到 今天50...

张亚勤:云和大数据

三年前,我首次提出了三大平台之争,这是一场注定要旷日持久的争夺战。如今,三大平台之争也进入了新的阶段。 第一个平台是云。由于云计算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长时间、大范围的部署和持续的更新维护,有足够的资源、实力去构建大...

马云:优秀企业是管理出来

“我觉得中国真正有理想领导力是道家文学,儒家思想是我们加强管理最好的东西,佛家思想是让你学会做人,因为领导力很强、管理能力很强的人身上一定有毒, 有毒需要佛家思想的空把它化了。”在马云眼中,中国真正有理想领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