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锦松:一位“老香港”的建议

作者:  2017/3/8 17:27:43  点击量:349 

作为所谓的“老香港”,我跟大家报告一下香港今后应该怎么走。最近有很多人,不管是新香港人,还是关注香港发展的人都在问,香港过去20年出了很多问题,以后怎么办?甚至有香港人在问是否需要“移民”。香港已经回归近20年,《基本法》承诺香港制度保持50年不变,现在只剩下30年,所以未来10年是非常关键的10年。对此,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思考。今年香港要换行政长官,这也算是我对新一届政府的期许和建议。

 

上街并非偶然

从我的角度来讲,过去20年香港的总体发展还不算太差,人口有所增长,总GDP也有所增长,人均GDP也有所增长,但与内地或者香港的竞争对手新加坡的增长相比,还是慢了一些。过去20年,香港人均GDP增长为1.6%,而新加坡将近3%,几乎双倍于香港。股票市场上,无论是上市公司数量还是总市值,内地都比香港高很多。1990年中国股票市场上只有10家上市公司,到2017年1月,沪深两市的A股上市公司总数已达到3086家,远超过香港股市的1720家。A股总市值从1992年的1千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52万亿元,是香港市值的两倍多。

除经济发展之外,现在我们都非常关注年轻人的发展。我大概在两年前说过,过去十几年特区政府没有充分重视年轻人的发展,这主要体现在三个“上”:“上楼”——没有什么希望;“上流”——往上流动的机会比较困难;“上位”——给政府建言比较困难。如果三“上”困难的话,他们只能上街。

上楼。目前香港人均住房面积只有16平方米,如果把香港的所有住房放在一起,一套房子的中位数面积只有47平方米,也就是说有一半房子的面积小于47平方米。而且香港的房价非常高,可能是全球最贵的。有一个研究表明,香港中等收入家庭18年不吃不喝才能买得起一套中位数面积的房屋,也就是47平方米。所以,现在香港跟父母一起住的年轻人越来越多。

上流。比起以前,现在大学生毕业后工作的收入增长越来越慢,而房价越来越高。而且工作职位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从事专业工作的大学学历人口有一半左右,现在这一比例已经降到了38%,从事较低技术职位的人口数在增加。对于香港的年轻人来说,往上流动的机会非常小。跟内地不一样,现在内地很多年轻人都在创业。而比起二十几年前,香港年轻的创业者少了。香港的贫富悬殊也一直在加大,从1970年代开始基尼系数一直在往上涨,现在可能已经成为全球贫富悬殊最严重的地方之一。

上位,就是年轻人参与建制,参与政治的管制。上一届香港特区政府说“亲疏有别”,也就是不支持特区政府、不支持中央政府的人都没有参与建制的机会,这样就把持有不同意见的人排除在了建制之外。所以如果上楼没希望,上流很困难,上位也有难度,年轻人就只能上街了,所以两年前的“占中事件”也不是偶然的。

 

大力鼓励“三创”

今年香港会有一个新的行政长官,但我觉得历届行政长官的施政重点都是一样的,就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我借用李光耀先生的一句话,“如果你要再分配财富,你首先要创造财富”。也就是说如果要分钱,你首先要赚钱,不然你只能借债来分,这也是对年轻人的不公平,因为借债其实是把未来的钱拿到现在来用,迟早是要还的。

当然,香港经济发展的空间并不小,我们应该像中央政府所提出的,香港应该专注国家所需、香港所长。我们既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基本法》也赋予了香港不同的体制,这是我们发展经济最独特的优势。香港还是中国最国际化的城市,20年来香港每年都被评为“全球最自由的经济体”。我们是中西文化汇聚的地方,我们的法治、低税也很具有吸引力,香港还是全球最安全的地方之一,几乎没有绑架、谋杀的事件,我们还有一个比较廉政的环境。在五个经济流方面,香港也是最繁荣的地区,包括人流、物流、服务流、资金流和信息流。

我在二十多年前讲过,聚才和聚财对香港来讲是最实用的,最重要的是人才。特别是在过去的7年,西方中央银行都在印钞票,从某个意义上讲,钱财是现在最不缺的资源,在知识经济、创新经济里最缺的是人才。在这方面,我觉得香港很有优势,我们应该强化香港作为全球精英乐意聚居和工作的地方,应该考虑积极吸收全球精英来香港。我们要派专人,政府的人或商界的人到其他地方点对点地说服精英人才到香港工作、居住。毕竟对全球人才来说,香港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地方,是非常宜居的地方,税点低,适合做投资,香港的增值税基本为零,投资基本上不征税。

所以我们应该趁其他地方排斥外来人才的时候,去积极吸收人才,香港从来都是一个外来移民的城市。同时我们要改善香港的教育,把香港的教育从以前或者是现在的应试教育变成创新的教育。我觉得香港的人口不应该只是几百万,而应该是1000万,因为没有这个体量很难支持香港乃至中国在各个方面的发展。

在聚财方面,我们应该吸引更多的企业和金融机构来香港。香港也应该大力鼓励“三创”,创新、创意、创业。香港为什么要特别鼓励创意呢?因为创新很容易引导人去想科技创新、业务模式创新,但创意包括文化的创意,比如建筑、媒体等都是创意,这些都是强有力的经济推动力。我们应该吸引高端研发机构到香港,而且在人才方面要大量吸收“三创”人才到香港。另外,我们应该积极跟珠三角,包括深圳、东莞、珠海开展突破性合作。比如在人流方面,对于香港居民或常住人口,从深圳等地方过关的时候能不能有“金色通道”?如果能够突破“香港居民到内地超过183天就要付内地个人所得税”的税制,可能更容易吸引两地高端人才来往。

大家都知道,深圳现在是中国最有创新能力的城市之一,它的体量比香港大,深圳跟东莞是全球最好的制造业平台,珠海有干净的空气跟土地,这是发展生物科技最好的地方之一。如果把几个方面优势结合起来,打造一个粤港澳湾区,我们将很有能力跟美国的湾区竞争,这对我们有利,对国家有利。

 

金融中心不可丢

金融中心还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毕竟在可见的将来,国际金融中心在亚洲应该还是香港和新加坡之争。香港不能丢掉这个,因为中国到时很可能会变成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但是如果还要依靠新加坡作为金融中心,这就可能会涉及到国家安全的问题。国家正在推动创新创业,香港也应该想一想,无论是上市的规矩还是其他制度,如何改动来适应创新与创业。人才是最缺的资源,但是我们现在的上市规矩还是对资本比较有利,我们应该思考一下如何重视创业者,而不是控制股权。

现在全球IPO头十家企业中,6家在美国,4家在中国,但是有9家是在美国上市,只有1家在香港上市,我觉得这不能配合国家的发展。香港应该想一下如何进一步改变金融的规矩和产品来支持国家的发展,支持国家的经济全球化,包括“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在可见的将来,资本项目还不可以完全兑换,这就会形成两个资金池,一个在境内,一个在境外,香港最好可以提供这两个资金池风险对冲管理和流动渠道。

香港也可以成为地区的高端服务中心,包括教育、医疗、文化、会展,这都是香港现在既有的优势。如果香港人口能够从700万增加到1000万,需要的基建房屋及其他各个方面的建设也可以推动香港在经济方面的高速发展。有人说香港没有地了,其实香港66%的土地没有被使用,我们欠缺的是政府与居民沟通,说服居民的能力。我们也应该大量增加公共房屋的建设,而且把它用更齐全的方法卖给市民,我觉得这是一个把部分财富转移给年轻人的好方法。

未来十年是香港承前启后的十年,有国家的支持,有两制的制度优势,有包括新老香港人及外来人的共同努力。只要新一届政府能跟市民好好沟通,提出一个清晰的发展方向,减少政治上的争闹,我们一定可以按照一国两制,着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的方向走下去,这样香港人的幸福感一定会提升,对国家的爱护也会提升,而香港也可以为国家在地缘政治多变的情况下提供新的贡献。

分享到:

了解详情 >文章推荐

刘晓光:我们应该思考自己的问题

众所周知,爆发于2008年9月以美国雷曼兄弟公司倒闭作为引线的美国金融危机在短期之内迅速蔓延至全球各国,从而引发了1930年后全球影响最大的、破坏力最强的一场金融和经济危机。时至今日,各国尚未从危机的阴霾中走出,在欧洲,希腊、西班牙、...

王石:搜索地图与反盗猎

2013年2月10日,我从波士顿飞往旧金山,参加美国世界自然基金会(WWF.US)董事会,会址选在硅谷的山景镇谷歌总部。世界自然基金总部设在瑞士,在一百多个国家设立了自然基金会和机构,形成了国际环保网络。设在华盛顿的美国基金会是环保网...

宣瑞国 君子固本

【编者按】宣瑞国带着惯常的微笑,手握奖杯,娓娓道来:回想过去十几年的创业经历, 我有很多感慨,我要特别感谢我的两个合伙人匡建平先生和黄志勇先生,正是我们之间的相互信任、不离不弃,使得我们从一个20万元人民币起步的小企业,走到 今天50...

张亚勤:云和大数据

三年前,我首次提出了三大平台之争,这是一场注定要旷日持久的争夺战。如今,三大平台之争也进入了新的阶段。 第一个平台是云。由于云计算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长时间、大范围的部署和持续的更新维护,有足够的资源、实力去构建大...

马云:优秀企业是管理出来

“我觉得中国真正有理想领导力是道家文学,儒家思想是我们加强管理最好的东西,佛家思想是让你学会做人,因为领导力很强、管理能力很强的人身上一定有毒, 有毒需要佛家思想的空把它化了。”在马云眼中,中国真正有理想领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