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企业家必须从套利转向创新

作者:  2017/1/24 15:54:32  点击量:697 

首先说一下30多年来我坚持的一个基本命题,就是企业家精神是经济增长的源泉。一部经济增长史就是企业家的创业创新史,发达国家是这样,中国也是这样的。所以理解经济增长的关键是理解企业家精神如何发挥作用,离开了企业家精神谈经济增长,无论你是用索洛的新古典经济模型还是凯恩斯主义经济学都不得要领。

 

前30年主要靠企业家套利行为推动

企业家精神如何发挥作用推动经济增长呢?我概括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通过套利改善资源配置。第二个方面是通过创新推动技术进步。所谓套利就是在市场当中发现资源配置的错配,发现不均衡,然后通过改进资源配置来赚钱,最后推动了经济的增长。所谓创新就是引入新的产品,新的技术,甚至新的资源。我们传统的经济学主要聚焦于资源配置的角度,我认为这是非常有局限性的。市场的真正功能或者主要功能不是配置资源,而是推动技术进步。如果仅仅是资源配置,那么经济不可能持续增长,因为即使你现在的资源配置不合理,当你配置合理之后它就没有增长的空间了。只有技术不断进步了,才能有经济的增长。所以我们企业家分为两类,第一类是套利企业家,第二类是创新企业家。

经济增长其实表现为新产品、新技术、新市场的不断出现,表现为分工链条的拉长、专业化的加深,也表现为需求结构、产业结构的不断升级。200多年前我们人类使用的产品总数只有10的2-3次方,现在有10的8-10次方,这些新产品都是企业家创造出来的,甚至可以追溯到每一个产品是由哪一个企业家创造出来的。

这些都来自创新,我们可以把创新分为两类,第一是颠覆性创新,另一类是改良式创新。所谓颠覆性创新就是从零到一的创新。改良式创新是对产品的质量、性能进行改进,或者生产成本降低。以汽车工业为例,130年前戴姆勒创立了企业,这是革命性的创新。后来亨利·福特的自动化生产线也是革命性生产,之后汽车行业没有什么新的革命性创新了,直到最近新能源汽车和无人驾驶汽车的出现。再一个例子,比如计算机,1945年IBM发明第一台计算机之后,经过了从大型机到微型机,再到个人电脑,再到笔记本电脑,再到平板电脑,再到现在的智能手机这样一个颠覆性变化。

如果这样来看中国的经济,简单来说,过去30年中国经济增长主要来自企业家套利行为推动的资源配置效率的改进,但这类的企业家套利不仅是中国企业家的套利,也有外国企业家的套利。我们中国的经济增长有相当一部分比例是外国企业家通过他的套利贡献给我们的,包括外资企业进入中国。

 

企业家精神要超越大数据

但是下一步会怎么样呢?套利空间在逐步的缩小,模仿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中国企业家怎么赚钱?只能靠创新了。那外国的企业家再到中国赚钱也不太可能了,也要靠创新。这就是未来中国的经济增长,由套利走向创新。未来我们需要靠创新型的企业家推动我们由配置效率改革带来的增长到创新、新技术驱动的增长。

现在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怎么使得套利型企业家逐步转向创新型企业家?传统的企业家比较难,难就难在一个人赚惯容易的钱了,让他赚难的钱比较困难。就像一个人过惯轻松的日子,要让他过苦日子比较难。但我们确实有一些成功的例子,比如联想、华为这样的企业,给了我们很大的鼓舞,也值得很多中国的企业家去学习和思考。

我更关注的是,什么样的制度能让中国企业家更有创新的积极性?诱发套利的行为制度不一定能够诱发创新。创新是什么?创新不是通常意义上的风险,创新最大的特点就是充满着一系列的不确定性,没有人能够预料到创新能不能成功,也没有人能够计算出成功的概率是多少。如果创新只是我们传统意义上说的风险,我相信会有好多保险公司为创新提供保险,成功了白交保险费,失败了给你补偿,我想这是一个很好的保险事业。但是没有,就证明创新本身不是一个风险问题,它是一个不确定性的问题。

大数据时代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好处,但有些人由此认为大数据可以减少不确定性,我觉得这一点是错误的。大数据可以降低风险,但是大数据不能解决创新面临的不确定性。比如大数据没有办法预测为什么等离子电视或者背投电视没有竞争过液晶电视,也没有办法告诉我们为什么易趣没有战胜淘宝,为什么来往败给了微信,为什么Uber在中国市场上败给了滴滴,这些都是大数据没法告诉我们的。

所以企业家精神一定要超越大数据,当然我不否认大数据可以对企业家决策提供帮助。但仅利用大数据的决策,充其量只能叫科学决策,不能叫企业家决策,企业家决策完全不同于科学决策。对创新而言,数据能提供的帮助非常有限,大数据没有办法告诉企业家应该做什么。企业家对未来的预测不能基于统计模型,也不能基于简单的计算,而是要基于自己的心智模型,基于我们的判断、我们的勇气。

我还要强调一点,创新的周期非常长,套利可能在几秒钟完成。套利是一开始就赚钱的,但是赚钱越来越难,最后趋于零。创新是一开始就亏损,或者可以说凡是一开始就盈利的事情都不能叫创新,只有一开始亏损的事情才可能是创新。而且亏损可能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八年,就像中国好多计算机网络运行十年了,花了几十亿,还没有赚钱。消费者支付的费用还不足以使得企业盈利的时候,谁来替他买单?这就是投资者。那投资者为什么要为这些亏损的企业买单呢?是因为他预期未来如果创新成功了,消费者会买单,就可以赚大钱。这样的话我们就看一下创新需要什么样的制度。

简单来说,创新需要能够让投资者和企业家对未来有稳定预期的制度,十年、二十年之后,他成功了,他仍然能够得到他应得的回报。如果一个制度不能给大家一个稳定的预期,这个制度就不可能真正地鼓励创新。

 

分享到:

了解详情 >文章推荐

刘晓光:我们应该思考自己的问题

众所周知,爆发于2008年9月以美国雷曼兄弟公司倒闭作为引线的美国金融危机在短期之内迅速蔓延至全球各国,从而引发了1930年后全球影响最大的、破坏力最强的一场金融和经济危机。时至今日,各国尚未从危机的阴霾中走出,在欧洲,希腊、西班牙、...

王石:搜索地图与反盗猎

2013年2月10日,我从波士顿飞往旧金山,参加美国世界自然基金会(WWF.US)董事会,会址选在硅谷的山景镇谷歌总部。世界自然基金总部设在瑞士,在一百多个国家设立了自然基金会和机构,形成了国际环保网络。设在华盛顿的美国基金会是环保网...

宣瑞国 君子固本

【编者按】宣瑞国带着惯常的微笑,手握奖杯,娓娓道来:回想过去十几年的创业经历, 我有很多感慨,我要特别感谢我的两个合伙人匡建平先生和黄志勇先生,正是我们之间的相互信任、不离不弃,使得我们从一个20万元人民币起步的小企业,走到 今天50...

张亚勤:云和大数据

三年前,我首次提出了三大平台之争,这是一场注定要旷日持久的争夺战。如今,三大平台之争也进入了新的阶段。 第一个平台是云。由于云计算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长时间、大范围的部署和持续的更新维护,有足够的资源、实力去构建大...

马云:优秀企业是管理出来

tetracyclintetracyclin pris tetracyclin nordic prime tetracyclin nordic prime “我觉得中国真正有理想领导力是道家文学,儒家思想是我们加强管理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