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以色列?

作者:  2017/1/17 11:25:43  点击量:574 

过去10年,以色列的人均风险资本投资是美国的2.5倍,欧洲国家的30多倍,中国的80倍,印度的350倍;除美国外,以色列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多,包括中国、印度、韩国、新加坡。
“为什么是以色列而不是其他地方孕育出企业家精神?”这是游学的初衷。六天行程结束后发现,对这个苦难小国的最好敬意,是用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为这个问题填上我们自己的答案。

源动力:对国家安全的深度焦虑
习惯了“新闻联播”里的以色列,刚走出特拉维夫机场,就有团员问为什么没听到枪声。特拉维夫静谧、繁华,滨临东地中海,是以色列的经济枢纽,以色列的“上海”。在现实中的特拉维夫寻找枪声可能是徒劳的,“枪声”响在以色列人的历史和他们的忧患意识中。
第二天上午,开始所有的行程前,国家安全研究所(INSS)所长Amos Yadlin少将为我们上了以色列安全现状一课。安全所是以色列战略智库中的领导者,Yadlin2011年成为它的负责人,更早前,他担任著名的以色列国防军的参谋长。他认为伊朗是以色列的核心威胁,是中东唯一有能力消灭以色列的国家。他谴责奥巴马政府的八年只关注石油,并没有展现出斡旋中东问题的领导力。少将的结论简单、直率,“以色列的周围遍布恐怖分子和恐怖组织。”
犹太人自信、自傲,两个犹太人,至少有三个观点,但在国家安全上,再多的以色列人也只有一个共识。他们活在对国家安全的深度焦虑中。
在财政部逼仄的办公室里,首席经济学家Yoel Naveh说,北约组织中,国防开支(占GDP的比例)一般是2%,美国5%,算非常高的,而以色列在某些年份要达到7%以上。他说这是必须的,以色列的首要问题是“保全性命”。
建国近70年,他们遭遇了7次大规模的攻击,处于政治、经济、文化的层层封锁中。他们被驱逐的历史,有2000多年。
丹·塞诺和索尔·辛格在最近的超级畅销书《创业的国度——以色列经济奇迹的启示》中问道,“韩国,或曾经的新加坡,也面临安全威胁,也创造了增长纪录,但为什么它们没有孕育出企业家精神?”这不是个好问题。
以色列和韩国处于完全不同的地缘政治中。南北朝鲜问题,是政治和意识形态的,也是短期的,正如柏林墙倒塌,东西德之间根本分歧就消除了。以色列所处于的地缘政治,是宗教和历史的,是长期的。
导游Shalom(希伯来语“平安”),50多岁,欧洲犹太人后裔,他的祖辈死于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屠杀中。在去往本·古里安墓地的路上,他引用这位以色列“建国之父”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的话说,“以色列的安全问题是没有时间期限的。”
没有比身处“哭墙”更好的方式理解以色列的地缘政治了。犹太教视它为第一圣地,2000多年流离失所的犹太民族在此哭诉颠沛之苦。哭墙上方,是伊斯兰教的两处圣地——岩石清真寺和阿克萨清真寺,而这里同样是基督教的圣地。夜览哭墙,正准备离开,伊斯兰教徒开始一天四次里的最后一次祷告,两种祷告此起彼伏、犬牙交错,一瞬见千年,不免有今夕何夕之慨。

军事体系:以色列的“健身房”与企业家训练营
21岁的Ben是我们的射击教练。Ben曾被恐怖袭击,且昏迷一周,他的腿上装有金属支架和螺钉,部分螺钉还留在体内。因为醒来后失忆,Ben需要重新学习形体动作和语言。Ben讲述自己的故事,仿佛这样的故事稀松平常。
Ben把不幸看做是“上帝的试炼”。
一个经常遭遇不测的人,他的雄心壮志体现在去健身房的次数上,就像Ben。年轻的Ben就是年轻的以色列。以色列的”健身房“是它的军事体系,那里有这个国家的秘密。
离开以色列当天的午餐会上,几位发言人中的第一位提醒我们这个秘密。他的发言干练精要、开门见山,“我相信以色列之所以是个创业的国度,答案在它的军事体系里。” 其中另一位发言人,是以色列第六任总统赫尔佐克的儿子。
每一个以色列公民,无论男女,到了十八岁都要服兵役。当其他国家的孩子在考虑去哪所学校就读时,以色列同龄人在权衡各个军事机构的优劣;当其他国家的孩子考虑如何进入最好的学校时,以色列同龄人在随时准备着听从国防军菁英机构的召唤,比如8200(相当于美国国家安全局),比如Talpiot(专攻科技创新的部队)。
以色列军事的秘密在于人力资源匮乏,且敌人数倍于他们。必须充分的向下授权,以应对即刻的危机。充分的向下授权是无奈之策,但它滋养了创新。有个故事是这么说的,8200的一位女兵被绑架,时任总理拉宾很疑虑,他让8200列出清单,说明这位女兵掌握的军事机密,当他看到那份清单时非常生气,怒吼道:一个普通女兵怎么知道得这么多?!8200的负责人回答说,总理,8200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些!
军事,意味着等级、权威、服从、螺丝钉等等,但以色列国防军特意限制高级军官的数量,只有美国的一半,这意味着更少的人发号施令,也意味着底层士兵更多的自主权。
正常情况下,以色列年轻人要在部队呆两三年,其中一部分,需要呆上九年甚至更多。他们常年被训练成一个能实际解决问题的人,被训练成一个以完成任务为导向的领袖,和其他国家的同龄人相比,有更好的领导力和行动力。
人力资源匮乏的另一个无奈之举,是建立全员预备役制。在其他国家,常备军是中坚,在以色列,预备役是支柱,他们不可能建立与敌人数量相对的常备军;在其他国家,预备役由常备军军官指挥,在以色列,常备军军官非常之少,预备役指挥官只能来自预备役。以色列是唯一实行这种制度的国家,这听上去非常可怕,但别无选择。
全员预备役制,强化了以色列社会的反权威、反等级观念。每一次危机发生,都意味着全员创新、全员应变。

以色列的企业家精神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
商场如战场,这句中国老话,是对以色列秘密的最好解释。两者都是效率优先,都需要战略和远见,以制定远期与短期目标,都需要执行力,最后,还需要绩效考核。
苦难历史与现实危机滋养了以色列人的忧患意识,他们建立了世界上最先进的军事装备与军事人才选拨机制,军旅生涯训练了以色列年轻人的领导力与执行力,即 “企业家精神”,当他们离开部队时,“企业家精神”释放给了市场。
企业家精神是警觉、洞察、想象与冒险精神。同行的经济学家张维迎一贯的学术主张:企业家精神的一部分是天生的。
游学团“金牌导游”兼“金牌司仪”、香港恒隆地产董事长陈启宗先生多次列举的两组数据,是“先天说”的证据。犹太人占世界人口总数的0.2%,但他们获得的诺贝尔奖却占总次数的37%以上;金融是聪明人的领地,美国大金融机构50%以上的高管是犹太人。 “以色列人是上帝的选民。”导游Shalom说。
以色列也是“后天说”的有力佐证:基于忧患意识建立的军事体系培养了以色列人的企业家精神。
企业家精神还可以在市场与政府间流动。耶路撒冷市长Nir Barkat在回答“和上一任相比有什么优势时”自豪的说,“我是科技企业家出身。”
Barkat是哈佛大学Porter教授“集群效应说”的忠实拥趸,相信集群是地区发展的独特形式,能给所在地区带来指数级增长,因为集群中的每个主体都相互存在于彼此创造的商业效应中。
Barkat认为集群里最重要的主体是公司、政府和大学。他希望耶路撒冷成为医疗健康、大数据软件和风投资本的聚集地,为实现目标,耶路撒冷需要“创业型政府和迅速动手的能力”。去年,因上班路上当街制伏一名持刀行凶的歹徒,他成为耶路撒冷“网红”。
Erel Margalit,以色列第一风投家,最著名风投基金JVP创始人,位列美国本土以外的投资家第一名。现在他是国会议员。他的投资家生涯,是在市场里发现领导力,他的议员生涯,是给政府带去领导力。
Erel的履历,很难看出会从事风险投资。他出生在偏远的南部村庄基布兹,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哲学博士学位。博士论文是关于领袖的个人特征,他以本·古里安和丘吉尔为例论述,他把这些领袖看成是“企业家型的领导”。
在Erel的哲学里,企业家和政治家都属于少数“物种”,他们最宝贵的禀赋是领导力。商场是遴选领导力最好的场所,企业家从政,是将领导力配置给政府。Erel说,企业家型的政府与市场,共同造就了以色列的经济奇迹。
Erel鼓动他的好友内塔尼亚胡任期满后创业,他相信内氏可以给以色列商业带来变化。事实上,建国之父本·古里安是以色列第一个全国性的企业家。

什么叫“打扰一下”?
见内塔尼亚胡,我们遭遇了本趟行程最严格的安检,我们中的一位仅仅在大楼安监室拍了张照片,会后被电话通知必须删除。正式见面自然不允许带手机。
内塔尼亚胡有政治家、军人和电影明星的综合气质,在任何场合都会是焦点。这几天特拉维夫拉宾广场树起了一尊内氏的金色雕塑,有说是出于对他的景仰,有说是出于对他过于迷人气质的嘲讽。
他有个著名的比喻,“民营经济是瘦子,却需要把胖子——政府扛在肩膀上。”这可以理解成他核心的经济主张。当“市场派”经济学家张维迎教授送他英文版著述《市场的逻辑》时,他大为称道这一理念。
内塔尼亚胡演示的PPT着重于优渥的投资环境。以色列人天生地以世界市场为目标,这有利于微型跨国公司的产生与壮大;企业家型政府在立法、税收等方面的创新;厚重而多元的民间社会,尤以移民与学术为特色。他尤其强调了以色列人反等级、反权威的质疑精神,滋养了破坏性创新的商业文化。演讲最后落在以色列人的奋斗之心上,引得坐在对面的中国客人的共鸣。
国家发达程度和资源多寡没有关联,或甚至是负关联。发达的,往往不是资源优渥的,资源优渥的反倒可能是欠发达的,内塔尼亚胡说的“奋斗之心”是对此的准确解释。
“奋斗之心”有数不清的案例。离开以色列当天,我们参观了著名的海水淡化厂IDE。曾经严重缺水的以色列,奇迹般的实现了淡水盈余,拥有了全世界最先进的淡水处理技术;借助滴水灌溉技术,三分之二国土为干旱地区的以色列,实现了农产品的出口。
以色列 “水独立”的领导者也是本·古里安。他将自己的骨灰葬在南部沙漠,墓地简陋,看不出逝者任何的丰功伟绩,但游客多会驻足于此,眺望无垠的内盖尔荒漠,想象着本·古里安誓变良田的遗愿。
苦难是上帝”化了妆的礼物”,是以色列人“精神上的健身房”。
中国要向以色列学习什么呢?我们没有必要为磨砺一颗奋斗之心而祈盼苦难,我们历史里的苦难已经足够深重了;更没必要加强军备、训练企业家精神,那是以色列人为保全性命的无奈之策。
有个以色列段子是这么说的,四个男人站在角落里,一个美国人,一个俄罗斯人、一个中国人,一个以色列人。一名记者走到他们面前问:“打扰一下,请问你对肉类短缺有什么看法?”美国人说:“什么叫短缺?”俄罗斯人说:“什么叫肉类?”中国人说:“什么叫看法?”以色列人说,“什么叫打扰一下?”
以色列人一贯的不拘小节,一贯的挑战等级和权威,他们有说不完的个人看法、意见和主张。我们要学习以色列允许冒犯、宽容失败的风气,开启真正的思想市场。经济越依靠科技、知识与创新,建立思想市场就越急迫。
 

分享到:

了解详情 >文章推荐

刘晓光:我们应该思考自己的问题

众所周知,爆发于2008年9月以美国雷曼兄弟公司倒闭作为引线的美国金融危机在短期之内迅速蔓延至全球各国,从而引发了1930年后全球影响最大的、破坏力最强的一场金融和经济危机。时至今日,各国尚未从危机的阴霾中走出,在欧洲,希腊、西班牙、...

王石:搜索地图与反盗猎

2013年2月10日,我从波士顿飞往旧金山,参加美国世界自然基金会(WWF.US)董事会,会址选在硅谷的山景镇谷歌总部。世界自然基金总部设在瑞士,在一百多个国家设立了自然基金会和机构,形成了国际环保网络。设在华盛顿的美国基金会是环保网...

宣瑞国 君子固本

【编者按】宣瑞国带着惯常的微笑,手握奖杯,娓娓道来:回想过去十几年的创业经历, 我有很多感慨,我要特别感谢我的两个合伙人匡建平先生和黄志勇先生,正是我们之间的相互信任、不离不弃,使得我们从一个20万元人民币起步的小企业,走到 今天50...

张亚勤:云和大数据

三年前,我首次提出了三大平台之争,这是一场注定要旷日持久的争夺战。如今,三大平台之争也进入了新的阶段。 第一个平台是云。由于云计算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长时间、大范围的部署和持续的更新维护,有足够的资源、实力去构建大...

马云:优秀企业是管理出来

“我觉得中国真正有理想领导力是道家文学,儒家思想是我们加强管理最好的东西,佛家思想是让你学会做人,因为领导力很强、管理能力很强的人身上一定有毒, 有毒需要佛家思想的空把它化了。”在马云眼中,中国真正有理想领导力...